公司动态:
首页 > 信息动态>公司动态

博物馆的过去——美国博物馆联盟《卓越与平等》报告发表25周年访谈录

来源:www.hxlxsy.com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02日


随着多元化(Diversity)、平等(Equity)、可及性(Accessibility)、包容(Inclusion),这4个词(首字母缩写为DEAI)成为博物馆行业关注的热点议题,今天的博物馆已进入重要的转型期。人们就这些话题展开了热烈讨论,对一些从80、90年代就进入博物馆的从业者来说,这让他们仿佛回到了过去。和今天一样,当年的思想领袖意识到博物馆在多元化社会中的角色不断演变,他们开始认真思考博物馆在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实践。

1992年,美国博物馆联盟发表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报告《卓越与平等:博物馆的教育和公众维度》,这份报告是一份永恒的财富,时至今日对未来仍具有深远的启示意义。

今年是《卓越与平等》报告发表25周年。1992年,美国博物馆联盟公开发表了这份联盟博物馆教育特别工作组近3年的研究成果,报告由埃伦•赫尔兹(Ellen Hirzy)执笔。伯尼•皮特曼(Bonnie Pitman)担任工作组主席,他与其他几位博物馆行业的同事们一起确定了博物馆教育领域的一些重要议题。《卓越与平等》报告提出了10项原则和建议,重申服务公众是博物馆一切工作的核心,希望博物馆能进一步理解藏品以及它们所代表的多元文化的丰富内涵。

为了纪念《卓越与平等》发表25周年,美国博物馆联盟向工作组的几位思想领袖,以及工作在博物馆教育一线并致力于推动DEAI的同行发出邀请,请他们分享有关《卓越与平等》报告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感想。所有受访者都纷纷发表了精彩的感想及建议,内容涉及具体工作实践和理论层面的探讨,他们分别是盖尔•安德森(Gail Anderson),柯恩娜•亨德里克(Keonna Hendrick),伊莱恩•休曼•古尔兰(Elaine Heumann GurIan),埃伦•赫尔兹(Ellen Hirzy),妮可•艾薇(Nicole Ivy),迈克尔•赖斯佩朗斯(Michael Lesperance),萨基•摩根•胡巴德(Sage Morgan-Hubbard),安妮•莱斯特(Annie Leist),伯尼•皮特曼(Bonnie Pitman),塞西尔•谢尔曼(Cecile Shellman),索耐特•塔卡西萨(Sonnet Takahisa)和富兰克林•瓦格诺尼(Franklin Vagnone)。曾经参与报告撰写的工作组成员一致认为,小组成员多元化的背景为他们完成手头的工作带来了很多益处,有助于团队协作。但是,多元化也增加了沟通和意识形态方面的挑战。他们撰写报告时,大部分时间气氛融洽,偶尔也会有激烈的争辩,但最终形成的报告为整个行业引领了一场意义深远的变革。

一些没有参加过工作组的受访人员认为,多元化、平等、可及性和包容成为了今天行业热烈探讨的话题,激发了一系列行动,正是《卓越与平等》为此奠定了基础。他们也指出,未来还有许多工作要完成。

所有人都认同,博物馆在提高多元化、平等、可及性和包容方面仍有许多工作要做,正如塞西尔•谢尔曼(Cecile Shellman)所说,“坐享其成,庆祝博物馆成为完全包容的机构,这一天永远不会到来。”


博物馆展览展示设计工程



过去篇


20世纪80年代末期至90年代初期,博物馆发生了哪些变化促使联盟成立了博物馆教育工作组,从而诞生了《卓越与平等》报告?

埃伦•赫尔兹:1984年,美国博物馆联盟发表了《新世纪的博物馆》(Museums for a New Century)报告。此时,对大部分博物馆来说,教育已成为一股欣欣向荣的重要力量,而这一成果取得的背后是专业人士20多年孜孜不倦的努力与倡议。但是,正如我们在报告中所看到的那样,收藏与教育始终存在着“价值观的角力”。报告写道,博物馆需要超越传统的以项目为中心的教育理念,转而探索更深层次的内涵。这些理念在当时可以说相当前卫。《新世纪的博物馆》报告还指出了其他的一些问题:员工薪水太低;员工招聘、晋升以及领导层存在种族和性别歧视;大部分理事是白种人;博物馆亟需根据正在发生的人口变化进行改革。在这种背景下,美国博物馆联盟的博物馆教育特别工作组应运而生。

伯尼•皮特曼:80年代末期至90年代初期是一个非常动荡的时代。美国博物馆与图书馆管理局(IMLS)和博物馆评估项目(MAP)正在兴起,博物馆认证项目也需要重新思考,而人们对行业的标准,特别是有关伦理道德的准则意见不一,正陷入激烈争辩。我们的机构在社区的角色不断变化,为了给机构提供支持,显然我们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我被任命为工作组的主席,带领团队起草文件,以期获得行业的一致认同与支持。


盖尔•安德森:当时的情况下,我们需要向世人宣告,并最终认识到,教育是博物馆的中心角色,而不是边缘部门,并且,我们的博物馆若想要成功,就必须变得包容。


索耐特•塔卡西萨:工作组成立时,我还是行业的新人,但幸运地是,我遇到了几个非常棒的导师,我对行业的认识由此改变。在波士顿儿童博物馆、西雅图艺术博物馆和布鲁克林博物馆,我一直承担着活动人士或社区组织者的职责,致力于让公众意识到:博物馆是受公众所托保护藏品的机构,也鼓励更多的人去了解和关注公共的文化遗产,并参与意义制造的过程。当时,我以为所有的博物馆都拥有相似的理念,并没有意识到正是我所在机构的领导引领了这一潮流。





博物馆展览展示设计工程


请描述下特别工作组所做的工作?

埃伦•赫尔兹:当时我们的工作十分紧张,但大家都亲密合作。传统派人士认为藏品是博物馆结构的最顶端,不愿与教育员和倡议者分享权威。现在看来,我们当时能在报告中做出如下结论也算不小的壮举:“本报告认为‘卓越与平等’同等重要,希望博物馆为守护卓越的传统而感到自豪,同时在培育巨大的教育潜能时,拥抱我们国家的多元文化。”

伯尼•皮特曼:工作组的25位同事拥有多元的文化背景,这既是一份礼物,也为我们撰写这份报告带来了巨大的挑战。我们前后撰写了42份草稿;数不清的稿纸在传真机上来回滚动,并且当时我们还在用邮递系统!工作组的每个人都有重要的想法,但问题在于,如何将这些多元的观点写进一份报告,从而获得全行业的支持。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愿景,希望卓越的教育与藏品让博物馆成为更强大,更具包容性的机构。

伊莱恩•休曼•古尔兰(Elaine Heumann GurIan):1992年,我发表了一篇回顾工作组经历的文章,标题为《“和”的重要意义》。我从小组工作中学到的有关复杂、矛盾和多样性的理念指引了我后来所有的写作:人可以同时坚持几种理念,“主要”一词也可以同时用来修饰多个理念。

《卓越与平等》报告如何影响了博物馆的教育、教育员以及整个博物馆业?

伯尼•皮特曼:报告引起了意义深远的变革。报告发表后2年,我不停地和博物馆专业人士,其他的专业机构、基金会和政府机构代表见面,宣扬我们的观点。你也可以看到,因为我们的工作,人们对博物馆评估项目和认证的看法产生了巨大的变化。比如,皮尤慈善信托机构和大都会人寿等基金会都主动提供资金资助博物馆的新项目,支持他们的工作。

索耐特•塔卡西萨:对于博物馆教育员来说,《卓越与平等》是一份伟大的宣言,它为许多新的试验项目和形式开辟了道路。它为布鲁克林博物馆提供了改革动力,博物馆引进外部评估员帮助我们研究教育活动对参与者的影响。我们用《卓越与平等》的权威说法向学生、家庭和管理者阐述博物馆的独特属性。

索耐特•塔卡西萨:对于博物馆教育员来说,《卓越与平等》是一份伟大的宣言,它为许多新的试验项目和形式开辟了道路。它为布鲁克林博物馆提供了改革动力,博物馆引进外部评估员帮助我们研究教育活动对参与者的影响。我们用《卓越与平等》的权威说法向学生、家庭和管理者阐述博物馆的独特属性。

伊莱恩•休曼•古尔兰:尽管在撰写报告时,我们还没意识到《卓越与平等》报告能带来如此深远的影响,但我们仍希望能为行业带来改变。我们很真诚地对待这份工作任务,即便陷入热烈的争论,我们对彼此仍充满敬意。回想起来,撰写《卓越与平等》的过程已成为达成政治共识的最佳案例。我们一直都在尝试,在不丢掉我们内心捍卫的立场的条件下,达成一个新的合作空间。我希望这一经验能被广泛采纳。显然,考虑到今天美国的政治,胜利还是失败,这比什么都重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