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动态:
首页 > 信息动态>公司动态

博物馆展览设计公司带你看文物征集:文博行业难言之苦!

来源:www.hxlxsy.com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13日

博物馆展览设计公司带你看文物征集:文博行业难言之苦!

博物馆的藏品,是连接过去、现在和未来真实的纽带。拥有高品质、多数量的藏品,对于任何一个博物馆或者艺术馆,都是非常重要的任务。自博物馆诞生以来,社会资源的调查研究和文物征集,是博物馆的首要职责。

目前中国博物馆发展速度非常快,各地新建馆日益增加,在博物馆基础业务工作中缺乏的是藏品。
而文物收藏与博物馆,从博物馆诞生之日起就一直有直接的渊源。当今大热的“国宝档案”“鉴宝”“国家宝藏”等电视节目,将物质文化遗产的认识和收藏变成了一种文化现象。
收藏热的兴起,促进了全民对文物文化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与交流,是博物馆征集可利用的社会资源。如何吸引社会收藏走进博物馆,博物馆如何与收藏界建立积极、快捷、有效的征集途经,是博物馆能否发挥角色定位的重要问题。
收者有意  授者无情 
博物馆收藏来源面对的困境
中国博物馆界传统意义上的藏品收集途径包括:各文物考古所考古发掘品移交、考古所和博物馆联合发掘、从社会流散文物征集、与收藏者价购所得、在政府支持下从拍卖行或文物经营公司价购所得、博物馆接受无偿及有偿捐赠。

随着中国文物考古事业的迅速发展,全国各地文物考古事业成果不断,也催生了考古遗址的现场保护,在考古原址建造遗址类博物馆成为趋势。

博物馆展览设计公司带你看一直以来博物馆藏品来源中,考古发掘出来的文物移交博物馆,日益成为文物考古和博物馆管理者的难言之苦。
本是同属于一个管理体系,但在完成考古报告之后,文物的归属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大量的文物集中保管在考古所的库房,各地的考古所大都建了符合国家藏品保管条件的文物库房,并有专职的文物保管人员。
博物馆与考古所之间在文物流通上的可行方式,只停留在共同举办专题展览时借展。
上世纪同一个文物管理部门下属博物馆与文物商店之间,常有文物调拨。当今文物商店大都改制,大量文物进入流通市场,与博物馆收藏擦肩而过。目前在价购方面,并没有固定的交易途经,本应进入博物馆收藏的,常在拍卖场花落别家。
在全民收藏的形势下,博物馆文物征集的主要途经是散落在社会上的收藏品。当收藏家把藏品试图送到博物馆时,博物馆是否能付给他想要的价格,却是一个大问题。
国有博物馆的经费归属上级财政部门,一件文物从博物馆开始接触藏家,到完成上报程序得到批准且经费到位,各地遵行的规则并不相同。
有效的制度和流程是以年度为单位,上级财政下拨一定额度的文物征集经费,在这个前提下博物馆自己做主价购,及时与藏家达成一致意见并使物品入藏。
目前全国各地文物征集方面的政策尺度和流程不一,征集文物经费使用严格到举步为艰时,就丧失了许多国有博物馆及时征集社会流散文物的机会。
如个别省区文物征集经费使用采取社会招标、竞争性谈判方式,在很大程度上背离了文物征集工作的基本规律,收者有意,授者无情,致使许多文物与博物馆有缘无份。
世界上众多博物馆与社会收藏界有一种微妙的关系。许多好的物品进入博物馆成为藏品,得益于诸多大收藏家的无私奉献,甚至许多博物馆名字来源于收藏家的整体捐赠,如美国赛克勒和弗瑞尔博物馆的命名即是如此。
源于收藏家捐赠的博物馆,将某一展厅以其姓名命名,也是为了感恩收藏家的奉献。收藏家与博物馆由于收藏品的入藏,成为永远的“亲戚”。
中国博物馆界的前辈苏东海和他的夫人将一生的收藏捐赠给首都博物馆,从此伴随他们生活一辈子的物件保存在博物馆,在一定意义上讲,博物馆成为他们保存自己生命记忆中的另一个“家”。

首都博物馆征集人员在帮助苏先生整理这批捐赠品时,包括与苏先生和夫人的对于捐赠物的口述史一并收集,以备了解物品背后的故事。

上世纪小学课本中《草原小姐妹》油画的作者官布和夫人萨云,在官布病中他们特意来到首都博物馆,进行考察,认为这里有条件保存他的画作,在有生之年要给他的诸多心爱作品找到一个家园。他去世后,萨云按照官先生的愿望,将《草原小姐妹》等代表性画作无偿捐赠给首博,包括创作草原小姐妹过程中与龙梅玉荣的通信以及给她们画的速写、素描稿等,确保文物背后信息链条的完整性。

博物馆与社会收藏家之间建立健康、友谊的关系,永远是博物馆收藏中很重要的工作。尤其是在当下,如何处理博物馆与收藏家的利益关系,变得异常敏感也令人望而却步,如何在制度上给予博物馆工作者以监督与保障,是解决问题的重要环节。

文物征集与国际的接轨
随着国家的繁荣强盛,各博物馆从境外回购流散世界各地的中国艺术品,以及购买与本馆收藏定位有直接关系的外国文物,是一个趋势。但目前各地的政策尺度并不具备实操性,海外文物征集和流程有待完善提高。

从文物主管部门角度开展此项工作更有力度。首都博物馆接受过来自美国胡博·华士的一批油画捐赠,是在北京市文物局直接支持和保障下完成所有流程。

首都博物馆新馆建成后,生活在旧金山的爱国华人收藏家招思红女士不间断地给首都博物馆无偿捐赠了海外华人收集的数百件近现代文献资料,包括民国时的课本等文物。如何回馈这些远隔重洋的爱国华人,也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

现在中国的博物馆开始向5000家发展,博物馆国际化程度是需要面对的重要发展方向,捐赠政策也需要从政府层面上与国际接轨。

给予收藏家捐赠行为以适当的免税与经济回馈,是开拓博物馆文物入藏渠道重要的保障。

国内以及国际具有经济实力的很多职业收藏家及外交官、艺术家、实业家、企业家等社会各界,都不同程度地热爱文物艺术品,拥有丰厚的收藏,他们是博物馆收藏中非常重要的活水,如何在政策上设计是非常重要的。

博物馆在会员制管理,在收藏家、捐赠者回馈方面,要根据中国特色制订有效的章程办法,尤其是在博物馆理事会建设中加大藏品征集的政策支持。在博物馆自我造血过程中,在国家的供给侧改革中,使博物馆藏品来源问题得到有效解决。

博物馆的专业团队不与藏品深入对话,很难有扎实的藏品研究基础,很难建立科学系统的研究体系

博物馆展览设计公司带你看近现代民众日常生活的阶段性物证、现当代城市重要历史表征和历史事件的收集,对于一个博物馆尤其是城市博物馆,非常重要。

如首都博物馆2003年非典期间收集的物证,将成为给后人讲述这段历程难得的物证,再如APAC期间世界国家元首手签的“未来之舟”,也将成为记录北京这座城市在国际上扮演重要角色的珍贵物证。

当下中国博物馆正在实践“让文物活起来”给大众讲述文物背后的故事,以此增强公众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理解;全国博物馆界互借文物共办展览的工作非常频繁;全国可移动文物普查成果,给博物馆藏品的研究与展示提供了便利条件。

如何使博物馆之间的藏品开展更深入的交流?同类型同地域博物馆重复品的交换与价拨,即是“让文物活起来”的深层次合作,也许不久可以看到这些合作。

当然,当今博物馆的文物征集工作,已经成为高危职业,社会上许多艺术家或工艺大师们,都非常乐意请博物馆收藏他们的作品,但博物馆不能因为增加收藏品而背离收藏的定位与门槛,因为艺术作品一旦被博物馆收藏,它在艺术品交易市场的价格会转眼倍升。把握博物馆收藏的品质,是博物馆人维护职业道德的坚持与职守。

藏品是一个博物馆成为博物馆的理由。

对于博物馆而言,因藏品的研究和解读而产生的自创展览,体现一个博物馆的收藏实力和策展能力,这是各个博物馆展览诞生的途径,当然依靠调集其他博物馆的藏品举办展览,也是其中一种类型,体现一个博物馆的综合策展水平。

但立业之本应是基于对馆藏文物的研究并结合其他博物馆的藏品而诞生的自创展览,是一个博物馆自始自终坚守的本业。

藏品关系到专业队伍对于博物馆事业根本性的理解与情感培养。如果一个博物馆的专业团队,不与自己的库房藏品进行深入对话,很难有扎实的藏品研究基础,只能知其一不知其二,科学系统的研究体系很难建立。

正如苏东海所说,认识藏品,是真正认识博物馆的开始。原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馆长托马斯也曾说过:众多民间、专业、痴迷于艺术的收藏家和捐赠者的激情,造就了博物馆丰富多彩的收藏。当博物馆收藏变成全民支持的事业时,中国博物馆事业发展的前景将更加美不可言。 
 
自2014年底开始,呼和浩特市政府组织了两次文物征集,内蒙古将军衙署博物院、呼和浩特市文物事业管理处和呼和浩特博物馆三家文博单位共同参与了征集工作。三家文博单位针对各自缺档藏品及展陈提升需要,征集了大量文物藏品。

拓展展陈思路  转换征集理念

参加文物征集的三家文博单位有着不同的历史背景、展览内容、展陈模式,所征藏品也各有侧重。三家单位凝聚着呼和浩特地区汉代、辽金、明清文化繁荣发展历程,共同向社会展示厚重、多彩的呼和浩特文化。

呼和浩特市旧称“归绥”,是蒙、满、回等少数民族聚居地,是北部边疆的军事重镇,是草原丝绸之路上商贸活动和文化交流的重要枢纽,是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全国抗日根据地中艰苦的根据地之一。

本着限度地用好文物征集专项经费的原则,呼和浩特市两次文物征集工作有的放矢,尤为重视民族民俗文物和近现代文物征集,注重反映社会变迁、城市发展关键节点的实物征集。

因此,三家单位征集了包括科尔沁、乌珠穆沁、喀尔喀民族头饰,清代唐卡、马鞍,蒙医医疗器具,绥远时期各类票据等大量文物,这些文物很多是精品甚至是珍贵文物,极大地丰富了各自文物藏品,为后期展览以及科学研究开拓了更宽路径。

探索规范化文物征集流程

在两次文物征集工作中,三家文博单位采取同步进行征集的办法,遵循“发布公告——网上初选——文物接收——第三方鉴定及评估”的征集模式。

网上初选不仅提高了工作效率,更主要的是保证了文物安全,减免了收藏者的文物运输过程。初选合格的文物接收至库房,由文物鉴定专家进行鉴定,将不合格者退还收藏者。

对鉴定专家组文件意见中所列文物,进行第三方文物价格评估。价格认证意见出来后,召开文物征集价格认定通报会,让收藏者知悉且确定是否出售其文物藏品,确定出售文物藏品的收藏者须对藏品合法来源做出承诺并办理文物来源合法性公正。

征集购买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采购法》和《政府采购非招标采购方式管理办法》中关于单一来源采购相关说明,进行单一来源采购。

收尾工作中,须做好所有文物征集材料的整理工作,包括文物征集公告,文物出、入库手续,文件材料及会议纪要,工作照片,文物鉴定意见,价格认证意见,文物合法来源承诺书,文物征集单一来源采购专家论证意见等各类材料。

文物征集的几点思考

打破思维惯例,重古也需惜今。当下,各地陈列展览各具特色,有传统意义上的通史展、专题展,也有近年来“大事记”式的主题展览,比如汶川博物馆陈列展览。

这两种展览主要的不同在于距今的时间差不同,几乎是一古一今,但策展思路却是相同的,都是忠实于博物馆作为历史记录者的身份和责任。从陈列展览来看,反映相对久远的历史性展览占大多数,反映近现代历史、发展、变革的展览较少,有也多是临展。

其实当下发生的、反映城市发展变迁的重要实物亦可策划主题展览,尽管时代较近,但意义同样重要。因此,在文物征集过程中,有必要将这类实物纳入征集范畴,这类实物年代较近、保存难度较小且存世数量相对较大,易于征集、保管。

加强相应史料征集,拓展文物研究路子。文物征集的宗旨在于收集、整理、挖掘文物背后的故事,让博物馆成为历史信息挖掘和传播的重要场所。

因此,对所征集文物进行研究是一项必不可少的工作。对征集文物而言,收藏者较为明确其藏品的来龙去脉,也购买了大量相关史料、书籍,甚至对某一藏品的研究比博物馆研究人员更为深入。

正因如此,我们的思路不能仅于文物本身,更不能本着将文物征集入馆后才着手进行研究的老路子进行征集。我们不单要征集物,也要征集相应史料,更要征集“故事”,挖掘历史,让文物研究也能汲取社会资源、群众智慧,限度地拓展文物研究路子。

提高藏品利用率的同时,需兼顾远期征集计划。一般情况下,因征集经费有限,且要求所征集文物务必用于展览而不能久滞于库房,这种情况容易导致一些单位或因经费不足,或因政策导向错失部分文化价值较高且属于馆内缺档的文物。

这就需要征集单位不但要熟悉家底,又要有远期征集计划,不能为了征集而征集;同时,上级单位也须适当给予支持,为博物馆的长远发展服务。

续接“一普”工作标准,实现文物的可持续管理。“一普”为我们的文物工作提供了很好的管理模式,凡入库新增文物皆可甚至务必按照此标准登记入库、入账,继而实现文物的可持续管理。

相关文章